首页 | 新 闻 | 教 育 | 财 富 | 汽 车 | 美 食 | 体 育 | 情 感 | 健 康 | 房 产 | 旅 游 | 消 费 | 娱 乐 | 活 动登陆注册

美国新国会履职 开会第一天就“开斗”

2017-01-06 10:44:35  来源:新华网  作者:夏文辉  编辑:吴刘利云

    新华网北京1月5日电(记者夏文辉)美国新一届国会议员1月3日宣誓就职。路透社说,国会履职第一天就是“艰难的开始”。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说,国会来了“新面孔”,但“旧争吵”没离开。美联社认为,在税改、医疗保障、经贸和环保政策上,两党将直接进入激烈争斗。参议院和众议院都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山将面临怎样的政治博弈?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任后府院关系怎样?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学者刁大明、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学者王浩予以解读。

  【“流产”议案折射“内斗”】

  据路透社报道,新一届国会开会前一天,部分共和党议员举行了一次内部碰头,计划就众议院道德委员会的改革提起议案。该委员会建立于2008年,而此前发生的几次涉及议员违法违规的事件促使国会加强对立法者的监督。路透社说,道德委员会是众议院“最为神秘的机构之一”,因为其成员和工作人员必须宣誓绝不透露关于其过去或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任何内容。

  1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议员们宣誓就职。(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对国会议员的道德审查和监督是此前美国选举的一个话题。特朗普多次表示华盛顿的官员和议员存在严重的道德问题,要通过改革“排掉污水”。

  据报道,共和党众议员计划提起的这项议案旨在削弱道德委员会的权限。消息传出,立刻引来反对声,包括来自共和党的异议。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这不是国会优先要处理的事情,议员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税务改革、卫生医疗这些更为重要的事情上”。一些共和党议员也反对这样做,担心改革道德委员会会带来其它负面影响。美联社说,特朗普和表示反对的共和党议员并不反对这个议案,而是反对提出这个议案的时机。据路透社消息,在这种情况下,原计划提出议案的共和党议员2日晚紧急碰头,决定暂不提交该议案。

  王浩认为,这个小插曲耐人寻味,显示出新一届国会的政党以及未来府院关系的敏感复杂性。他认为,跳开此事综观新一届国会,同以往相比的延续性体现在三方面,一是两党极化的状况没有得到改变,蓝州和红州大体上依然势均力敌;二是两党的主流建制派依然占据多数,代表着各自党派传统的政策偏好;三是共和党依旧在两院拥有相较于民主党的优势,但这种优势并非压倒性的。

  1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议员们参加新一届国会会议。(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王浩认为,这次国会选举出现两个值得关注的新现象,它们可能预示美国政治的演化趋势。首先,国会两党极化之外出现了党内极化的趋势,比如这次共和党议员在改革道德委员会议案上的分歧,就表明美国政治的分裂在进一步加剧。其次,本次大选后出现了自1928年以来首次由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新情况,但由于特朗普以及党内少数反建制派议员与共和党主流存在政治理念分歧,因此冷战后美国政治的相对弱总统、强国会格局不会因为共和党获胜而改变,特朗普不得不与党内主流进行妥协。

  【“医改”对垒凸显“外斗”】

  据美联社4日消息,奥巴马总统已经安排当天同民主党主要议员会面,商谈维护“奥巴马医改计划”的具体对策。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搭档、候任副总统迈克·彭斯也开始密集会晤共和党议员,商讨如何冲抵这一计划。

  “奥巴马医改计划”是奥巴马在竞选时提出的三大议题之一,2010年3月获国会通过,该医疗改革是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公民提供的一种具有“广覆盖”性质的医疗保障。对奥巴马这一执政最大遗产,特朗普从竞选初期就强烈表示反对。美联社说,如果特朗普不同意国会一开始就讨论道德委员会的改革,那是因为他的注意力更在于尽早搞掉“奥巴马医改计划”。

  2016年11月18日,落日余晖下的美国国会大厦。(新华/美联)

  刁大明认为,按照正常立法程序推翻医改法案比较困难,参议院需60票才能推翻法案,共和党目前没有这个实力。不过,共和党预计会寻求在国会通过在预算授权法案中为“奥巴马医改计划”设置障碍,甚至给它“断钱”,以导致该计划名存实亡。从法理上看,彻底废除或通过国会否决并以其他法案完全替代“奥巴马医改计划”,还看不到路径。

  王浩认为,特朗普还没有上台,围绕“奥巴马医改计划”的党派争斗就已经白热化,这显示两党今后在国会政治中的博弈将会加剧,政治极化趋势会进一步深化。就具体议题领域而言,两党首先将围绕奥巴马的一系列政策遗产进行博弈,包括医改、移民和金融监管等,在这些领域,共和党内部能够达成较高程度共识,包括大规模废除医改法案、收紧移民政策、放松金融监管。当然,上述政策尤其是医改和金融监管法案不仅是民主党而且还是当时美国国内民意的产物,因此共和党对此进行修改的概率较大,完全废除的难度很大。

  如果将美国党派斗争分为两党之间争斗和党派内部的斗争两大类,王浩认为,特朗普是擅长交易的政治人物,在当前美国政治出现多重极化的背景下,他最理性的选择还是与自身所在党派进行妥协,以多种方式维持共和党主流和白人中下层这一共和党政治联盟的稳定。基于此,未来美国政治博弈的最大看点依然是民主、共和两党之间的斗争,而不是共和党内部的分裂。(据新华社客户端报道)

相关链接
热点新闻
图说株洲
市民爆料
百姓呼声
红网论坛